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劳模先进
劳模先进

盾构“医生”郭秀军

发布时间:2018-05-28 浏览次数:107 次

    “我见过的修盾构机的,没有比他厉害的,那可是国宝啊!”提起郭秀军,一个同事直言道。


十八年
铺就工匠路


    2000年6月1日,对郭秀军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是他到市政集团四处盾构检修队的第一天。从此,郭秀军开始了与盾构长期相伴的日子。那时,国内尚没有成熟的盾构生产技术,所有盾构机都是国外进口,郭秀军是公司第一批赴日本学习盾构检修验收的技术人员。


    尽管拥有丰富的机械知识,但是,郭秀军第一次面对数百吨重的盾构机时,还是震惊了,他也下定决心,一定要驯服这个大家伙。没有基础,那就从零学起。学习,不仅是关于每一个零件、每一项原理,甚至为了能看懂原装说明书,郭秀军自己买来日文辞典,一点点地研究。查得用得多了,毫无基础的他,竟然可以用日语进行日常对话了。


    与盾构机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可以完全扔掉说明书,郭秀军用了整整7年。而今年,是他与盾构机打交道的第18个年头。已然在盾构界堪称专家的他,依旧每天到单位就换上工服,戴上安全帽,下井与盾构机为伴,办公室只是他吃午餐的场所。盾构机性能良好时,或许不觉郭秀军的重要,但当盾构机出现问题时,18年的经验往往让他以一当十。


不放小问题
躲过大危机


    今年春节前,郭秀军所在的项目,盾构机经厂家井下组装后准备始发,调试时却出了“状况”——齿轮油不能顺利通过油泵滤芯,传感器频频发出堵塞报警。厂家起初怀疑是油泵问题,多次调整更换却无济于事,又推测是否是温度太低导致齿轮油过于浓稠,但是,被郭秀军通过测温排除了。反复调整依旧无法解决问题,厂家怀疑问题出自传感器,建议拆除滤芯,屏蔽传感器报警信号,直接作业。


    为了确保施工安全,郭秀军果断拒绝了厂家的提案,并在厂家检修时边学习边思考边排查。最终,他认为极可能是齿轮油本身有问题——一个以往作业中从没出过问题的环节。当齿轮油从放油口流出时,难题变得明朗了。本该呈现暗调透明的齿轮油,由于厂家组装时进水,严重乳化变成乳白色。更换齿轮油后,报警器不再鸣响,盾构机恢复了正常工作。


    外行人看来,或许只是机械用油的小麻烦,实则暗藏危机。因为齿轮所处的主轴承如同盾构机心脏,承担着刀盘在掘进过程中的所有推力。而水对钢制品有腐蚀作用,盾构机主轴承,在经受巨大压力后,很可能造成不可修复的损害。众所周知,盾构机是在相对封闭的隧道内作业的,如果盾构机工作中坏掉,损失将无法预估。


    首先,单看维修费用,主轴承是盾构机的核心,价格是整台盾构机的2/3。何况,以这个工程的情况来看,能否维修还是个未知数。盾构区间要经过100多个风险源,如果盾构机在穿湖、穿河或者穿桥过程中瘫痪,将难以找到合适空间开井挖出盾构机,而若盾构机停留过久,又极有可能造成泥土、地下水倒灌,引发整个隧洞塌坏,后果的严重程度令人不敢想象。


    最后,当有人问起郭秀军为什么在拒绝厂家提议时,那么坚决,他的回答掷地有声,"有问题出现,哪怕是小问题,也一定要解决了再进行下一步,绝不能让盾构机坏在洞里,一定不能砸了“北京市政”这块牌子!"


爱较真
专治“疑难杂症”


    专门解决盾构机的疑难杂症,是郭秀军的拿手本事。盾构机作为一个身躯庞大、零件复杂、参数众多的大型精密器械,在使用过程中出问题在所难免。一次,盾构机临贯通前坏了在隧洞里,不仅损坏严重,而且维修空间狭小。几乎所有人查看现场情况后都认定难以在洞内维修。


    就在大家准备撤退、上报挖井维修方案时,郭秀军二话没说,默默戴上安全帽,拿起维修工具,一头钻进满是泥水的盾构机头。一下进不去,就侧侧身,扭一扭,再挤一挤,终于钻进去了。他艰难地用一只手拿起焊枪开始焊接,任泥水喷得满嘴都是,也没停下来。最终,脸脏了,眼睛花了,身子麻了,一个部件却被成功修好了。看到这里,工人们起先是震惊,随后拿起工具轮班上手,从1号下午六点到8号零点,昼夜无休,终于抢修成功。

   
    正是由于他的认真与较真,与他共事十余年的同事评价说:“不敢说郭师傅修过的盾构机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他修过的盾构机用起来都很顺手。他就是盾构机正式工作前最严格、也最令人放心的一道质检。”

  
    郭秀军没有止步于检修工作,他将自己的机械知识与生产实践紧密结合,服务盾构施工作业。同事说:“哪怕是最新型的机器,只要我们觉得用起来不上手,郭师傅都能想办法进行改进,改完之后确实好用多了。”项目书记也补充说:“没活儿的时候,他就带着盾构队的人对老机子进行维修,有的零件需要更换但没地方买,他就自己重新设计重新做,成本低、还好使。”


    作为一个细致人,郭秀军总会替施工队思虑周全。出于对整个盾构流程的透彻了解,他做的很多工作远远多于自己业务范围,不仅能够合理合理安排盾构检修方面的分工和工作,还能替大家多想一步,及时为施工队“让路”,为后续衔接工作减轻了很多负担,所以“北京市政”的盾构机总是推得最快最稳。(李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