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劳模先进
劳模先进

蜕变之路

发布时间:2018-02-09 浏览次数:117 次

——记住建部劳动模范、集团二处副经理岳仁峰

 

    2002年大学毕业的岳仁峰进入市政集团二处,本科专业所学地理信息系统的他,一下子进入工程领域,只能从测量员一步一步学起,每个月自学一二十本书。后来他主持建设具有国内最先进工艺的郭公庄水厂,再到现在同时领导两座大型水厂建设,也是边学习边总结,不断地将学术成果不断向外发布,让更多同行受益。2017年,他被评为全国住房城乡建设系统劳动模范。


两个月自学三四十本专业书


    虽然大学毕业,但岳仁峰从未接触过任何施工方面的知识,更别说实践了,“拿来一张工程图纸,一点看不懂,工程制图、几何制图都没学过。”岳仁峰回忆道。


    对岳仁峰来说,这就好比两个大师在下国际象棋,自己在旁边什么都看不懂,他觉得必须抓紧学。上班时跟着老同志出去干活,砸钉子橛子、扛东西,下班后从四惠坐地铁到西单图书大厦看书做笔记,“当时1350元工资,不能所有的书都买,便宜的可以买回来看,其他的就在图书大厦做笔记。”


    就这样,两三个月下来,岳仁峰明显进步了。工程人员都使用具有编程功能的卡西欧计算器进行专业计算。当时,二处有50多名测量人员,岳仁峰通过自学,使用计算器编程,一下子使计算步骤简单了许多,并迅速在单位推广开来。直到现在,单位测量人员使用的计算程序,至少有80%是他编的。


外行编出方便内行工作的程序


    “最早我的项目经理是范端文,现在是二处的书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经常找我过去画图、写方案、CAD制图,抓我去投标。投标特别锻炼人,短短十几天要能对一个工程全部把握。”


    虽然是测量员,岳仁峰也经常被领导抓差干其他工作,最让他感觉痛苦的就是画图。当时工程中最为常用的CAD制图的图库里没有现成的模型可用,只能依靠制图人员一笔一画地画出来。即使是学信息系统出身、擅长计算机的岳仁峰,也常觉得头疼。他看了很多书,突然发现在CAD制图可以通过输入文本文档的语言看各种模型。于是他用LISP语言编了一些程序并导入,画图人员只要在制图时输入“马路牙子”“河沟”“树”这样的文字,就可以搜索并使用模型。他还就此写了一篇论文,2005年发表在《市政技术》上,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并使用这一快捷的方式。


    在不断的学习和总结中,岳仁峰圆满完成了奥运工程、轨道交通、大型水厂等重大基础设施、民生工程建设任务。他组织施工的郭公庄水厂工程获“北京市模范集体”、建设部“AAA级安全文明标准化工地”、“北京市建筑业绿色施工示范工程”称号。北京地铁大兴线04标获“第十二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全国建筑施工安全质量标准化示范工地”称号。北京奥运中心区市政配套工程获“全国市政金杯示范工程”、“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第十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


建水厂整理出12.8万字管理汇编


    南水北调工程是我国一项战略性工程,郭公庄水厂是南水北调进京第一个水厂。而此前十几年,北京没有建设大型水厂。


    岳仁峰没有建设过水厂,甚至都没在水厂走过,但被委以重任、组织施工。老工程师早已退休;当年的手写资料查阅困难,几乎没有留存;没有成熟的技术人员,当时无人可用……水厂建设的整个流程,可以说从零开始。


    项目部组建之初,只有十几个人;开工时二十多人;通水时也只有四十人。即使这样,全世界最先进的工艺,都在这个水厂实现了。郭公庄水厂项目也因为安全施工管理和标准化管理,拿了很多奖项:样板工地、3A级管理工地、绿色示范工程、长城杯、安康杯、先进基层党支部、北京市模范集体……


    “对我本人来说学了很多东西,成长了很大一截;对单位来说,是企业文化开篇”,岳仁峰说,项目部12.8万字的管理汇编,正是这样诞生的。安全、质量、测量、劳务队、食堂、卫生间、施工现场、策划、会议制度……囊括所有的管理内容。不但在本单位,岳仁峰还推广到整个系统内。


    “现在企业都是全能化管理,培养复合型人才”。郭公庄水厂最初几个老职工,带着十二三个大学生干。现在,这些大学生都已经担任项目中层、助理、总工等职务,成为企业中坚力量。


培养三套完整编制的管理团队


    曾经,有个岳仁峰很看好的小伙子因为受不了“5+2”“白+黑”的苦离职了。他问岳仁峰:“周六日黑白天在工地,您有自己的时间吗?有自己的生活吗?你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爱好吗?”


    岳仁峰只回答了一句话:“每个人选择的生活,就是他后半生要走的路。我现在所有的状态就是我选择的生活,没有人逼我,既然选择了现在的工作,就要为此奋斗、负责任。我的爱好也很广泛,我也有微信、QQ,但是咱们看的不一样,我看建筑工程技术,看人家创新、动画、盾构机怎么始发、事故塌方什么原因、杰出人才是怎么做的。


    “在企业干了一段时间,获得荣誉也是过去的,总要为企业留下点什么。一是制度,现在修编,随着后来人的不断完善,会一直延续下去;二是人才培养的留存,不要让老一代人的经验、理论流失。积累的东西没了,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再有就是科技创新,现在一些方法、思维不能解决问题,就要进行创新,考虑创新后如何应用下去,比如郭公庄水厂两个市级工法,创新的东西能不能在全中国及全世界应用?”现在,岳仁峰的目标是为企业培养三套完整编制的管理团队。


    岳仁峰还说,许多东西,不能只有自己手下的人看懂,也要让更多人看懂。郭公庄水厂碗型结构和模板插膜工艺两项工法,已经做出软件,并将逐渐推广。(本文原载于《劳动午报》,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