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劳模先进
劳模先进

“工作狂”专啃“硬骨头”

发布时间:2016-08-29 浏览次数:566 次

——记集团三处太原凯旋路项目经理高磊

 

    2016年,是高磊入职市政集团三处的第10个年头。32岁的他,在人生最美的10年,以“汗水为墨、实干为笔”绘就了一幅生动的青春画卷。
    10年来,高磊在北京相继参建了地铁4号线12标、14号线七里庄车站以及6号线东小营站等轨道交通工程,在太原参建了东中环、长治路、太榆路、凯旋路等道路工程。他从一名普通的施工员、技术员,成长为项目总工、副经理和项目经理,并先后获得市政集团“先进个人”、“五好职工”、“十佳青年”等荣誉称号,成为集团青年人的表率和基层共产党员的杰出代表。
45天,清土160万方
    2013年,太原市全城大改造。是年,集团三处一共承建了府东府西街、并州路和东中环三项重点工程,道路全长累计超过20公里、合同总价超过了20亿元。工程体量大不说,各个工期紧张得让人窒息,最长的不过7个月。高磊临危受命,被紧急从北京调到太原东中环工程并具体负责长风街互通式立交桥的建设施工。这是太原第一座地下互通式立交,包括一个主通道和8条匝道,总长度将近9公里,造价高达1.7亿元。
    面对紧张的工期和太原东部地区沙陷性黄土不良地质,高磊带领三个战友向这块“硬骨头”发起了挑战。其中,最难的要数土方清运。土方不仅量大,而且当时正值雨季汛期。困难和挑战面前,年仅29岁的高磊凭借一股拼劲儿、闯劲儿和不服输的干劲儿,硬生生地在短短的45天里清运了160万吨土方,为后续阶段施工的快速推进打下了坚实基础。“那时候,白天都长在工地上,晚上回去还要组织交底、出方案,经常连饭都忘了吃”。由于表现出色,高磊团队荣立太原市政府“集体一等功”。
3个月,创利500万
    年纪轻轻的高磊,管理严格是出了名的。除了对施工中的质量、安全、进度紧盯不放之外,他还特别重视人员管理和成本控制。高磊认为,项目管理中重点和难点是对“人”的管理,然而,他管人的理念只有10个字——施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工作中,高磊虽然眼里不容沙子,但他向来对事不对人,注重以身作则,当好表率。比如,太原长风互通立交工程期间,尽管工期紧张、工作超负荷,但他仍抽时间、挤时间学习,最终顺利通过了一级建造师考试,这为项目同事特别是年轻人树立了榜样。
    成本管控方面,高磊有一套“绝活”。在2014年任太原太榆路工程项目经理期间,高磊将“严控成本、促进施工”作为项目管理主要目标,研究制定了多项有关机械租赁、材料采购、作业队伍使用等内容的制度和实施细则,确保管理工作有法可依,有据可查。加之严丝合缝的过程控制,不仅控制了成本支出,而且提高了管理效率。最终,高磊这支平均年龄仅34岁的队伍,三个月完成施工产值1.28亿元,创造利润近500万元。
18人,攻坚新技术
    目前,高磊担任太原凯旋街改造工程项目经理。这条街不足1000米,但造价超过了一个亿。南沙河跨线桥施工堪称难点和亮点。因为这座跨线桥施工在山西首次采用了“波形钢腹板预应力混凝土箱梁”新技术。
    凯旋街地处太原东山地区,为沙陷性黄土地质,地形起伏大。桥梁桩基施工极易塌孔,明挖作业非常危险。新型钢和混凝土组合结构的显著特点是用厚度10-20毫米的钢板取代传统厚度30-80毫米混凝土腹板。这样可以大大提高预应力效率,改善桥梁结构性能;提高材料使用效率,增加抗剪能力和混凝土抗压强度。同时,降低了自重,减少了工作量,加快施工进度并避免了腹板开裂问题,使桥梁耐久性能明显提高。
    这种波形钢腹板技术目前尚属一种新型、新工艺的桥梁施工技术,全国范围内采用这种结构的桥梁仅百余座,至今尚未形成全国性的施工技术规范和标准,因此,施工中基本没有可供参考的现成技术理论。
    “这活儿太难了,高磊你可得好好掂量掂量,况且你们18个人里有10个是新毕业两三年的小年轻”。面对一些人的“忠告”甚至是质疑,高磊不以为然,信心不减。他说,年轻绝非缺点,反而是最大的优势——没有参照不可怕,我们知识丰富、思维活跃,可以边干边摸索;技术难题又有什么好怕的,正因为年轻,我们更应该主动挑战新高度、争当拓荒者。
    就这样,高磊带领这支18人队伍,一边从设计院和生产厂家问道取经,一边参考此前河南、广东等地有关这项新型桥梁施工技术的地方标准。同时,在施工过程中步步为营,摸索推进,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通过坚忍不拔的毅力和战之必胜的魄力,成功化解了新技术应用过程中的一系列难题。
    施工中的困难和险阻,高磊从未忌惮过,而且每每都能攻城拔池,屡战屡胜。但是,在对待家庭方面,他却显得力不从心。同事们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当年,新婚没多久,在工地一待就是大半年;2014年,妻子腰伤住院,也没能回家探望;今年3月,女生出生,高磊也只在北京陪了两天,然后又匆匆赶回了太原“战场”。
(李佩瑶)